在北京的第二个学期

面见了导师,算是报道。

导师对没人来研究MIMO很是遗憾的样子,并且补充道,申请的MIMO相关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连续2年没获批(2015、2017)。

“人工智能……这些都是新方法和新技巧,虽然是有可取之处,但是总是昙花一现的……MIMO这种基础性的东西,过了多少年都会有用处的。……那些通信企业找人,无论是C9还是什么名校,都要问你有没有做过MIMO。”

MIMO我也看过一点,然而都是数学,很是晦涩(多半是没抓住重点)。越是学起来困难的学问,越是经得住时间的历练,这句话看来有更多合理的成分了。

啊唉……

通往真相的枝葉

“科研要耐得住寂寞”,我认为这句话的提法有问题。首先,如果让你研究你不感兴趣的事情,那当然是痛苦万分、寂寞难耐了;在兴趣的驱使下,无论多么艰深的材料,你都会义无反顾得啃下去。